初心之路|扶貧隊長陳勝剛:帶病堅守四年,走遍110個村莊

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朱遠祥

2020-12-16 13:5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陳勝剛和村民們在工地上。受訪者供圖。 本文圖片除標註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拍攝

陳勝剛和村民們在工地上。受訪者供圖。 本文圖片除標註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拍攝

走山路對於患痔的陳勝剛來説是件苦差事。
位於大山深處的寶南村,是湖南省汝城縣農户居住最分散的村,有110個被稱為“自然村”的村莊。作為這裏的扶貧工作隊長兼村第一書記,陳勝剛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是翻山越嶺、走村串户。
日復一日地爬行山路,讓陳勝剛的痔愈發嚴重,後來引發直腸脱垂體外。他為避免血跡黏液弄濕褲子,便用衞生紙墊在內褲裏。那段時間正是寶南村脱貧攻堅的關鍵時期,他咬牙堅持了差不多半年,才去醫院動了手術。
如今,55歲的陳勝剛在寶南村工作快四年了。2020年11月,村裏最後兩户貧困户也脱了貧。
近日接受澎湃新聞(hx.appss8.vip)採訪時,陳勝剛坦言,幫助1600多人的寶南村實現脱貧,自己有種成就感。至於被村民們稱為“老黃牛”的行事作風,他認為這是三十多年工作養成的習慣,“快退休的這幾年,也不能丟臉。”寶南村的房子大多依山而建。

寶南村的房子大多依山而建。

當了扶貧隊長的“陳老師”
寶南村是比較典型的湘南山村,位於南嶺山脈的深山裏,距汝城縣城45公里。記者乘坐的汽車沿蜿蜒公路從山坡駛下,經過山谷之間一小片平地,抵達了寶南村的政治中心——新建的兩層樓村部。
“全村1616人,25個組,110個自然村,脱貧前的貧困人口487人。”談及村裏的情況,陳勝剛先介紹了幾組數據。兩鬢白髮的他穿着深色夾克,皮鞋和褲角沾了一層泥灰。他住在村部的二樓,一張牀、一張辦公桌几乎塞滿了整個房間。
三年多來,陳勝剛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這個遠離家人的山溝裏。這裏的村民見到他都很熱情,有的叫他“陳隊長”,有的叫他“陳校長”或“陳老師”。陳勝剛喜歡“陳老師”這個稱謂,他微信裏的暱稱也是這三個字。
2017年2月,陳勝剛從縣城來到偏遠的寶南村。此前他的身份是汝城縣第二中學的副校長,“扶貧隊長”成為他的新頭銜。“誰都知道下鄉扶貧得吃苦,但總要有人來做這事。”當年春節一過,他就帶着兩名扶貧隊員進駐了寶南村。
作為資深的教育工作者,陳勝剛做起農村工作來也不忘本行,特別留意村裏孩子的受教育情況。2019年7月,村民林義奴的兒子考上大學後面臨學費困難,陳勝剛到自己學校發動捐款一萬多元,讓孩子圓了大學夢。
對於貧困户黃任娥家的兩個子女,陳勝剛花了不少心思。黃任娥是個文盲,丈夫得了腦癌。陳勝剛通過醫療扶貧政策和愛心企業捐助,幫這個貧困家庭解決醫療費用的困難。2017年黃任娥的丈夫去世時,女兒和兒子都在讀中學。陳勝剛和包村單位領導在黃任娥家瞭解情況。

陳勝剛和包村單位領導在黃任娥家瞭解情況。

2017年下半年,剛讀高中不久的黃任娥女兒芳芳(化名)發作了精神疾病,在精神病醫院治療了幾次,回家後又反覆發作。“動不動就打人、摔東西。”黃任娥説,最讓她擔心的是女兒不肯吃藥,“誰的話也不聽”。
得知情況的“陳老師”趕了過來。“可能因為我是老師吧,孩子對我比較信任,還拿她的作業本給我看。”陳勝剛經過幾次家訪後分析,芳芳的精神分裂症跟早戀的情感創傷有關。
於是,陳勝剛“對症下藥”,發揮他以前在教學中積累的心理輔導經驗,耐心地勸説芳芳。這招果然見效,心情好轉的芳芳開始吃藥了。經過一兩年的治療疏導,她的病情得到控制,精神狀況也穩定了下來。
芳芳的弟弟性格也有些自閉,兩年前初中畢業沒考上高中。陳勝剛通過教育局幫他聯繫了免學費的上海一所技工學校。在孩子赴滬讀書之前,陳勝剛帶着他在村部生活了一星期,“我去哪裏都帶着他,讓他學會與人打交道。”陳勝剛還給孩子買了衣服、揹包和行李箱,讓他“開開心心”遠赴上海求學。
在陳勝剛和扶貧隊員的幫助下,黃任娥種植了三畝辣椒,還獲得公益性崗位的照顧,加上低保等政策性幫扶,一家人的生活好轉起來,不但住進了異地搬遷的新房,還在2019年還清了所有債務。
如今,黃任娥的兒子在技校進入第三年,開始實習了。“孩子明年參加工作,有穩定收入,日子就好過了。”陳勝剛説。在一旁聽着的黃任娥咧嘴笑了,然後用方言説着感謝的話。陳勝剛向村民徐良才瞭解果樹嫁接情況。

陳勝剛向村民徐良才瞭解果樹嫁接情況。

“第二故鄉”脱貧了
從來到寶南村的第一天起,陳勝剛就體會到這裏的貧困根源——交通閉塞。
在山村裏土生土長的村主任黃根華感觸更深。在他印象中,通村道路由於路陡彎多,下雨天泥濘濕滑,車輛行駛困難。“我們這邊以前有種西瓜的習慣,”黃根華説,“可下雨天車子不敢開進來,西瓜運不出去,賣不了,只能爛在家裏。”
陳勝剛帶領扶貧隊進駐寶南村後,在落實各項扶貧政策的同時,把改善交通條件作為脱貧攻堅的大事來抓。三年多來,扶貧隊爭取資金上千萬,修建和硬化通組公路14.6公里。如今,全村25個村民小組,大部分通了水泥路。
在基礎設施這一塊,陳勝剛還爭取資金460萬元,建成了“穿山越嶺”的飲水工程,讓全村五百多户村民都喝上了自來水。此外,他組織建設了村部大樓、村民文化廣場,還通過實施異地搬遷、危房改造、房屋修繕等項目,讓204户村民的居住條件得到根本改善。
針對村裏集體收入幾乎空白的情況,陳勝剛積極推進光伏發電項目,在村邊建成了裝機容量120千瓦的光伏電站,2017年底併網發電後,給村裏帶來每年七八萬元收入。
村民脱貧致富,離不開產業的帶動。在黃根華看來,寶南村傳統的種植產業“不成氣候”,與村民的小農意識有關,“要麼去外面打零工,要麼在自家地裏種點西瓜和辣椒。”
陳勝剛覺得,引導村民轉變觀念,得讓他們走出大山“長見識”。2017年春季,寶南村20多位村民被組織前往炎陵縣,學習黃桃種植技術。
“到外面去看了、學習了,我們心裏就有底了。”寶南村村民徐良才説。當年他在自己地裏種了35棵黃桃樹,兩年後結果,去年他賣黃桃的收入有5千多元。
除了種植黃桃,除良才還從信用社貸了3萬元政府貼息的貸款,種了十畝金銀花、一畝多生薑,一年收入8萬多元。年過五旬的除良才成了村裏第一批脱貧户,還當選為村民小組長。
通過產業幫扶等措施,陳勝剛在寶南村推廣種植黃桃300畝、金銀花1000畝,水晶梨和錐慄的種植也初具規模。水果產業成了寶南村脱貧致富的主要產業。
2019年,寶南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7953元,比2016年增加了約1400元 。2017年,寶南村實現脱貧“出列”。2020年11月,隨着最後2户貧困户被認定脱貧,全村實現了貧困人口“清零”。
“沒錯,我是有一些成就感。”談到全村脱貧和個人感受,陳勝剛笑了。他説,寶南村是自己的“第二故鄉”。寶南村的光伏扶貧電站。

寶南村的光伏扶貧電站。

帶病堅守,退休前“不能丟臉”
對於寶南村山多地少的自然條件,汝城縣扶貧辦主任徐春雄很清楚——這裏是他的家鄉。近年來,他每次回來都感覺到家鄉的變化。他認為,在落實扶貧政策、發展產業等方面,陳勝剛和扶貧隊的決策結合當地實際,取得了明顯實效。
“陳隊長在艱苦的環境中,為全縣的扶貧工作起到了表率作用。”徐春雄對澎湃新聞説。汝城縣第二中學校長黃億文則認為,老同事陳勝剛已從優秀的教育工作者成為了優秀的農村工作者,“每次來村裏我都很感動,他完全變成了一個埋頭苦幹的村幹部。”
黃億文記得,陳勝剛到寶南村當扶貧隊長几個月後,其妻子曾找他訴苦,並透露了陳勝剛的身體狀況,請求領導“換人去扶貧”。陳勝剛有高血壓,至今每天都得吃藥。當時得知妻子向領導“求情”後,他馬上給黃億文打電話:“你別管她,我會做她工作。”
“我當時也有些矛盾,”黃億文説,“陳校長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可又需要他來做扶貧這塊的工作。”寶南村新建的文化廣場。

寶南村新建的文化廣場。

陳勝剛帶着被子和藥袋子來到寶南村,三年多來扶貧隊員換了幾撥人,而他這個隊長一直沒離開,被黃根華等村幹部稱為“老黃牛”。駐村的鄉幹部羅林明,則把陳勝剛當作“兄長、師長和家長”。
常年累月的基層工作,對陳勝剛的身體是個挑戰。寶南村人口分佈稀散,有的村莊相距近20公里,經常下鄉走山路的陳勝剛,痔瘡越來越嚴重。2017年底,他出現了脱肛——直腸的一頭脱垂至肛門外。那段時間是脱貧攻堅的關鍵時期,工作任務很重。陳勝剛咬牙堅持下來,幾乎每天都到項目工地指揮施工。
後來,陳勝剛脱肛愈發頻繁,“開始是走一兩裏山路才脱肛,後來走一兩百米就脱肛了,越來越嚴重。”有段時間下鄉,每到農户家,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廁所,進去脱褲子,用冷水將脱落到肛外的直腸頭衝乾淨,再忍痛用手塞進體內。
“這種醜事我從不和別人説。”陳勝剛嘆了口氣,接着又不好意思地笑起來,“為了不弄髒褲子,我就天天在短褲裏塞一團衞生紙,弄得像女人一樣。”
半年之後,陳勝剛實在無法堅持了。2018年“五一”假期,他去醫院動了手術。
除了身體原因,陳勝剛的家庭情況,也讓他“有理由”申請退出扶貧隊。他的妻子在縣城的賓館打工,年過八旬的父母則在老家務農,平常無人照料。
但陳勝剛始終沒打退堂鼓。他説,自己參加工作33年來,一直在本職崗位認真做事,臨近退休時更要堅持自我,“不能給組織丟臉,也不能給自己丟臉。”
近年來,陳勝剛在扶貧崗位上獲得“十佳第一書記”、脱貧攻堅“十佳先進”等榮譽。成為“典型”的他,對自己要求更嚴了。
“榮譽的帽子往我頭上一籠,我哪裏還好意思去訴苦?”陳勝剛半開玩笑地説。陳勝剛的卧室。下鄉扶貧四年,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村裏吃住。

陳勝剛的卧室。下鄉扶貧四年,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村裏吃住。

轉眼間,2021年臨近。再過兩個月,陳勝剛來寶南村的日子就有四週年了。在村裏,兼任“第一書記”的他總是很忙,大事小事都很多。鄰里之間吵架打鬧,他趕去調解;有村民在廣東出車禍,他跨省去協調處理。最近這段時間,他忙着迎接上級考核檢查,忙着準備村級班子換屆。他還琢磨着,如何將脱貧成效與下一步的鄉村振興工作銜接起來……
“只要在這裏一天,就站好一天的崗。”他笑道。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徐笛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扶貧,湖南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