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之路|青年公益人劉楠鑫:助鄉村兒童打贏“留守戰”

澎湃新聞記者 呂新文 實習生 陳漫琪

2020-12-18 06:5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十二月的廣州寒意漸濃,在白雲區“畢業後”公益圖書室總部的房間裏,或許是由於四壁來自五湖四海書本的堆集,卻顯得異常温暖。“畢業後”創始人劉楠鑫一邊翻看着手機向澎湃新聞(hx.appss8.vip)記者展示公益圖書館在各地落地生根的圖片,一邊娓娓道來他作為一個青年公益人的初心和夢想。
畢業後公益圖書室辦公室。陳漫琪 攝

畢業後公益圖書室辦公室。陳漫琪 攝

“我就是曾經的他們,我最懂孩子們需要什麼”
出生於1996年的劉楠鑫有着中年人的成熟與堅定,跟雲南昭通山裏的大部分孩子一樣,他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謀生,留守生活對兒時的他來説是家常便飯。六年級是他成長路上最深刻的一年,小升初考試,媽媽給他買了人生中第一雙新鞋——十塊錢的白膠鞋。也是在這一年,他才吃到人生中的第一根香蕉。
留守生活的記憶對劉楠鑫而言還有餓肚子,早上起牀洗臉便去學校上課,一天中的第一頓飯就是晚上回家的晚飯,因為營養不良,直到高中他的身高僅有一米四幾。兒時的劉楠鑫。 受訪者供圖

兒時的劉楠鑫。 受訪者供圖

“那時候爸媽不在家,學校開家長會我都只能去幫鄰居幹一天活,懇求他們去幫我開家長會。有時候太想爸媽了,就在一年的生活費裏面,抽點錢去集市打電話,但是爸媽每次都説改天就會回來,以至於我現在做事都不相信‘改天’這個詞。”劉楠鑫説,兒時留守生活帶給他的不僅僅是物質上的貧困和生理上的飢餓,更是心理上關愛與陪伴的缺失,正是這種親身經歷,讓他想要幫助留守孩子走出大山感受温暖的願望更加強烈。
談及創建“畢業後”的初心,劉楠鑫説,寫作文對於城裏的孩子尚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於封閉在山裏頭的孩子來説,更是異常艱難。“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們才開始寫作文,班裏的孩子都是用老師講的素材來組織語言的,而且寫的都是身邊的花花草草、大山、天空。孩子們見識不多,也沒有課外書,我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寫的作文重複率很高,我們渴求瞭解世界,但是又不知道從哪裏去了解世界,課外書是一種奢侈品。”
收到捐助書籍的孩子們。 受訪者供圖

收到捐助書籍的孩子們。 受訪者供圖

學校接待慈善組織的活動,對於劉楠鑫來説也是兒時的一個陰影:那時候全校三百多名學生列隊在鄉村泥濘的公路兩邊,天空還下着雨,他們就站着等那些愛心人士的到來,雨一直淋着,他們也沒有撤。接受了三百多名孩子敬意與感恩的愛心人士們,最後沒有給到孩子們實際性的幫助,這更加堅定了劉楠鑫的決心,他一定要有所作為,一定要回家鄉,甚至去到更多有同樣境遇的孩子身邊,真正幫助他們去認識、瞭解世界,帶他們走出大山。
“窮亦可兼濟天下”
2016年,還在廣州大學上大二的劉楠鑫萌生為留守孩子創辦公益圖書室的想法,他着手將自己的想法寫成倡議書,並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最終聯合北大、清華、哥倫比亞大學等國內外大學生500名,共同發起了“畢業後公益圖書室項目”。項目在半年後提出“百圖計劃”,號召100名大學生共同為山區孩子捐獻閒置書籍,建設公益圖書室。
起初,劉楠鑫與這些自願參加項目的大學生們在廣州的各個高校裏收集舊書,並在挑揀整理以後運給山區的孩子。
“我們常説窮則獨善其身,但我就要證明窮亦可兼濟天下。我們起名‘畢業後’,也是希望在大學結束以後,我們依舊能夠把這件憂國憂民、具有家國情懷的事繼續做下去。”劉楠鑫説。
劉楠鑫為鄉村孩子送去書籍(右一)。受訪者供圖

劉楠鑫為鄉村孩子送去書籍(右一)。受訪者供圖

那一年,劉楠鑫在朋友圈寫道:“我要在大學裏面做一件馬雲都做不到的大事!”這個宣誓得到諸多好友的嘲笑和諷刺,但也在一定意義上將劉楠鑫逼上梁山,他非把這件事幹成不可。
劉楠鑫的號召在大學生羣體中形成了良好的反響。2017年初,遵循“百圖計劃”的公益模式,他推出了“千圖計劃”。“千圖計劃”模式即1位發起人牽頭1支團隊聯動N股社會力量聚焦解決1所鄉村學校閲讀問題。在這裏,劉楠鑫注重選擇具有家國情懷的申請者,希望他們能夠藉助自己的力量返鄉建立圖書室。目前劉楠鑫團隊已召集1048支公益團隊,集結更多愛心人士的力量,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源,在全國建立圖書室超1500家。
“千圖計劃”中建立的圖書室。 受訪者供圖

“千圖計劃”中建立的圖書室。 受訪者供圖

2017年末,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劉楠鑫打起了明星粉絲應援團體的“主意”。他希望能夠通過與粉絲團體的合作,進一步擴大畢業後的影響力,讓更多年輕人蔘與進這個公益中來,為邊遠鄉村小學捐贈明星圖書室,於是“美好應援計劃”應運而生。
劉楠鑫開始上網主動尋求明星粉絲團體的合作,向她們發去合作邀請。合作進行得比想象中順利,以前的劉楠鑫認為,明星粉絲團體一定程度上帶着盲目性與衝動性。“但是合作以後,我真的對這個團體的行動速度、辦事質量刮目相看。起碼現階段來看,他們對於公益活動的行動力是要比現在很多公益組織來得強的。”
目前“美好應援計劃”已有1024家粉絲團參加落地畢業後圖書室活動,108名明星帶動倡導活動。
説起“美好應援計劃”,劉楠鑫也有他自己的一番考量,不僅是幫助鄉村孩子,也是為青少年傳遞正能量。“粉絲團體裏面的主要成員都是青少年,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能夠給他們正確的指引。希望畢業後這種平凡向善的力量能夠激勵到他們,那麼在未來,我們的國家也才更有力量和希望。”
無論是“千圖計劃”還是“美好應援計劃”,劉楠鑫講到,“‘畢業後’畢竟是以平凡向善的初衷去發展和規劃的,我們希望它是一個受惠於眾,但也惠於眾的組織。我們做這些努力的初心都是為了讓更多社會大眾加入我們。畢業後更強大了,那我們也就能更早更放心的離開了。我們這一批人最終要將這個組織交給社會,讓大家一起去治理,唯獨這樣子,畢業後才能走向下一個一百年,甚至一千年。”
而現在的“畢業後”,已經不僅僅是收集舊書建立圖書室那麼簡單了。劉楠鑫團隊在全國聯合17個貧困地區市、縣政府發起振興鄉村閲讀計劃,以閲讀示範區為紐帶,聯動受助地區內外資源,融合多方智慧力量首創“畢業後+政府+社會力量+當地公益組織+受助學校“的深度閲讀幫扶模式。
此外,團隊也為留守孩子們制定了一套完整的“精準關愛體系”。除卻圖書室,公益團隊也為孩子們建設“音樂館”“科技館”等能夠幫助孩子全方面綜合發展的多功能教室。硬件設施的配備需要軟件條件的跟進,因此劉楠鑫團隊也為孩子們策劃了系列素養課程,幫助他們認識和使用設備。不僅如此,團隊開發雲陪伴的新項目“雲媽媽”,在線陪伴孩子視頻、語音,解決孩子生活中的疑問,在心理上彌補孩子缺少父母陪伴的遺憾。
“一種集體的責任感驅動我繼續做下去”
在外界看來,“畢業後”一路走來似乎暢通無阻。但只有劉楠鑫團隊的人知道,這個公益項目一開始就是艱難的。直到今天,他們依舊要苦於人力不足、資金不足、外界要求高等難題。
“團隊的人都心甘情願跟你奮鬥了,總得有點盼頭吧,但是公益的回報真的沒得盼。”劉楠鑫説,2017年和2018年是畢業後團隊逐漸發展的兩年,但也是最難熬的兩年,不斷有團隊成員退出項目,到2017年5月份的時候,“畢業後”團隊只剩劉楠鑫以及初始成員陳凱傑兩個人。
“那個時候我天天都想放棄,但是現在已經不可能放棄了,那麼多人支持着你。已經變成一種責任了,它會驅使你不斷去做點什麼事。”劉楠鑫説。
2018年,劉楠鑫面臨人生的重大抉擇,對於真正的“畢業後”考題,他陷入了迷茫。身邊的同學按部就班考研、考公、出國留學、就業,而他卻要頂着“異類”的壓力去做出自己的選擇。
那時候的“畢業後”項目要面臨社會化的難題,這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資金和資源。對於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來説,一年所需資金百萬級別是不可想象的。但對於曾經頂住高考壓力,零下五度端冷水泡腳只為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耽誤學習進度的劉楠鑫來説,放棄是不太可能的事。
他説:“‘畢業後’既像我的父母,又像我的兒子。是它教會我責任感和擔當,但同時我也培育了它,為它保駕護航。我和畢業後是相互成就的。”
“我們廟堂雖小,但我們離江湖很近”
項目初期,劉楠鑫團隊就在線下襬攤收集舊書,他至今感恩當初那個從紅色塑料袋裏拿出一百塊錢的撿破爛老大爺。在做公益的路上,這樣的愛心人士數不勝數,劉楠鑫説,“他們就是平凡向善的傳播大使!”
“畢業後是一個有人情味的組織。”在劉楠鑫看來,這個人情味不僅僅在於社會大眾對它的支持、幫助和關愛,更在於它幫助的人羣是一羣懂事會感恩的孩子。
“我曾經問過孩子們會不會怪他們的父母不在身邊陪伴自己,但他們都説不會抱怨,因為爸爸媽媽是為了給他們更好的生活才去賺錢的。”團隊成員陳凱傑頗具感慨説道。
在他們下鄉的記憶裏,有一個印象深刻的畫面,志願者為學生上閲讀課,並讓孩子們補充小黑板上的問題:“我的夢想是”以及“我要付出什麼”。其中一個女孩子寫道“我的夢想是讓爸媽陪伴我一天;我要付出的是幫助他們做一切自己能做的事情,不會讓他們陪我睡覺。”
讓公益團隊受觸動的,不僅僅是受助的孩子,還有當地的老師們。
“我們只去了兩天,回程的時候,那個學校的校長就哭了。”陳凱傑向記者解釋説,在公益團隊抵達前,所要捐助圖書室的學校,樓頂壞了三年,學校上報政府以求修繕連續三年都未見回覆。不僅如此,學校後方的領域由於當地水資源保護需要,將那片區域進行封鎖,導致學校用水困難,飲用水一直很渾濁。志願團隊抵達以後,得知情況便立即向相關政府部門反映情況,經談判協調以後幫助學校解決多年以來的兩大難題。
“校長哭的時候我還挺疑惑,後來也漸漸理解了這種心情,我覺得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到他們也是讓我很開心的一件事。”陳凱傑説。
直到今天,“畢業後“公益圖書室已經在全國落地1535間,建立18個振興鄉村閲讀關愛示範區,創造1億公益價值,集結全國志願者42萬,受益鄉村兒童35萬。
畢業後公益圖書室橫幅。陳漫琪 攝

畢業後公益圖書室橫幅。陳漫琪 攝

受助學校多次發出邀請,希望劉楠鑫團隊能夠去到孩子們身邊,講講他們的公益故事,為孩子們加油打氣,但劉楠鑫一一拒絕,他有自己的理由:“我覺得我們做得還不夠,目前所做的還只是想法裏面不到百分之十的部分,還有百分之九十的關愛工作都在路上。我希望當我們做到足夠為孩子們好了,再去給孩子們講講我們作為榜樣的故事吧。”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子文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初心之路,劉楠鑫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