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那點事|特朗普推特被封,或是華盛頓合作政治復甦新起點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顧登晨

2021-01-11 09:09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當地時間1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闖入國會大廈,意圖阻止選舉人團投票審議確認程序,與國會警察發生衝突,造成5人死亡。6日晚間,臉書以煽動暴力為由封禁特朗普賬户“至少兩週”;8日晚間,推特以同一理由封禁特朗普個人賬號。
單就選舉策略而言,特朗普2016年勝選與其嫺熟運用推特發佈政策、攻擊對手、討好基本盤緊密相關。2020年大選季,在新冠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夾擊下,臉書、推特加強了對政要社交言論的約束,特朗普線上動員能力萎縮,與其最終敗選不無關聯。國會衝擊事件根源在線下,但其首先折射出美國社交網絡線上治理的滯後;推特、臉書拋棄特朗普,標誌着美國社交平台責任將大概率在拜登任內得到強化,以及硅谷和華盛頓的嶄新開始。1月6日,美國華盛頓特區,國會議員Lucille Roybal-Allard等人戴上面具避難。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1月6日,美國華盛頓特區,國會議員Lucille Roybal-Allard等人戴上面具避難。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被反覆預演的騷亂
對外反移民與對內縱容白人至上,是特朗普式身份政治的兩大支柱。此一政治文化籠罩下,種族仇恨事件頻發。
2017年8月,白人至上主義者與種族平權支持者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對峙,32歲女子海耶被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駕車衝撞致死;2019年7月,特朗普通過集會、推特平台公開嘲弄眾議院四位少數族裔女議員,建議其“既然對美國不滿,那就回到出生地去”,引發支持者歡呼,“送她回去”(send her back)衝上推特熱榜;同年8月,美墨邊境牆議題長期發酵後,堅信移民是“入侵者”、造成“種族混雜”的21歲的白人男子克魯修斯,在美墨邊境城市阿爾帕索射殺22人。
在2020大選政治和持續疫情的雙重催化下,藉助民兵組織和持槍自由的土壤,白人至上與種族歧視的種子發芽,單點、偶發、低烈度的仇恨言論、仇恨行為逐步升級為有組織、高頻度、暴力性的仇恨行動,靶標所向也已不再是單純的外來移民,而是一切看上去與特朗普主義相悖的存在,如控槍提案、氣候變化甚至是美國的憲政基礎。
2020年初,因民主黨人控制了弗吉尼亞州議會並提出控槍議程,右翼團體組織了萬人持槍抗議活動;4月,因不滿密歇根州嚴格的疫情防控令,千餘民兵組織成員衝擊並佔領州議會大廈;8月,因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殺”引發非裔和白人右翼團體持續的街頭對抗,特朗普支持者、17歲白人男子裏頓豪斯開槍致兩死一傷;10月,13名極右翼白人因密謀襲擊密歇根州議會大廈和綁架該州州長惠特默遭起訴。
來自特朗普的默許甚至鼓勵,是白人至上主義在過去幾年生根發芽的重要推手。夏洛茨維爾市事件後,特朗普拒絕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羣體,稱其為“非常優秀的人”;裏頓豪斯開槍致人死亡後,特朗普同樣拒絕譴責;民兵佔領密歇根州議會大廈後,特朗普發推稱民兵是“非常好的人”、“只是很生氣”;預謀綁架惠特默事件前,特朗普曾發推呼籲“解放密歇根”。
大選後,特朗普認為存在“選舉欺詐”,施壓搖擺州官員“尋找”選票,威脅副總統彭斯“做正確的事”,對外宣稱“絕對不承認敗選”,呼籲“阻止竊取選舉結果”。國會被衝擊前夕,特朗普幾番發推——“1月6日,華盛頓特區見”、“1月6日上午11時,華盛頓將舉行大型抗議集會”;衝擊事件中,特朗普一度要求示威者和平離開,但又曖昧地表示,“我愛你們,你們是特別的”,稱他們為“愛國者”。
既然傳統程序無法達成目的,那就另闢蹊徑——這是2016年素人特朗普“推特競選”的成功經驗,也讓其在2020年深陷危機。繞開代議制民主直達一線選民,在享受直接民主帶來的山呼海嘯般權力歡愉的同時,相伴而來的民粹與暴力風險也非特朗普可以掌控,1月6日衝擊國會只是一系列衝突與風險的總爆發。1月8日晚,美國社交網站推特發佈聲明,稱將永久停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賬號。

1月8日晚,美國社交網站推特發佈聲明,稱將永久停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賬號。

誰幹預了誰?又是誰拖累了誰?
推特、臉書禁用特朗普賬號的邏輯是一致的:特朗普利用平台縱容乃至煽動暴力,且這一風險在未來仍可能持續。
一直以來,以特朗普為首的共和黨人堅信社交網絡歧視保守主義,“谷歌搜出來的新聞大多對特朗普不利”,社交平台成了自由派媒體的“放大器”;民主黨人則認為,社交平台對白人至上、種族仇視把關不嚴,“甘願充當右翼言論的迴音室”。兩黨都認為,除非社交平台積極迴應本黨訴求,否則美國1996年《通訊規範法》第230條款賦予平台的“避風港”權利將被推翻。
最初,推特、臉書以政要獨享的“公共利益保護原則”為由,抵制兩黨不同的“審核標準”,默認政要發文具有顯著公共利益價值,大多可豁免社區規則,以避免“裁決”政客言論引來風險。
事實上,如果沒有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考慮到美國輿論早已習慣了特朗普式荒誕、真假混淆、煽動乃至分裂的言論特徵,社交平台本可繼續“消極作為”以平穩度過選舉。然而,疫情爆發後,特朗普為保經濟以服務選舉,多番調降疫情預期,稱疫情為“惡作劇”、“兒童對病毒幾乎免疫”,甚至建議喝消毒水消殺,言行越發出格。5月弗洛伊德被“跪殺”後,特朗普沿用“割裂與煽動”手法,通過社交網絡挑撥族羣紛爭,引發持續動盪。推特、臉書隨即調整了“公共利益保護政策”,隱藏特朗普的部分過激推文,在不實推文下方添加“事實核查”標籤,附上權威信源的背景鏈接供用户參考,特朗普競選團隊則因發佈虛假信息幾次被禁言。
由此,去年夏天以來,特朗普的“推特競選”之路實際上已被設障,加之疫情期間線下集會減少,特朗普團隊的整體動員力下降。受此刺激,去年5月、9月,特朗普分別以簽署行政令和命令司法部提出立法動議的方式,要求限制230條款的適用條件以施壓平台。選舉結束後,特朗普繼續通過社交媒體造勢,鼓勵支持者以集會抗議形式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其與社交網絡間的張力進一步加劇。隨着常規翻盤渠道被逐條堵死,特朗普將基層動員視作最終救濟途徑,引發衝擊國會事件。
此輪選舉,社交網絡為了選舉安全,起了大早,卻趕了晚集。受2016年“劍橋分析”事件影響,社交平台早已高度戒備,加強智能與人工審核佈局,密切與國土安全部門合作,防範外部幹選。相比2016年,此次美國大選應該是“更安全了”。但此一安全僅限於硬件安全和外部安全,即外部勢力未能通過抓取美國用户數據進行精準廣告投放從而影響美國公民的選舉偏好,而面對來自核心政要的“作亂”,以及兩黨對於平台“定製化”的言論審核要求,平台無以應對,一旦政要享有的“公共利益保護原則”被突破,平台除了管束並無他途。遲到的管束卻收效甚微,常年的線上喧囂終引致線下騷動。
相較於2016年,本次大選中,兩黨及其選民的線上纏鬥無絲毫減緩,且已落地為線下“武鬥”,選舉政治更為內卷。在兩黨眼中,社交平台採取措施防止外部勢力干預只是實現選舉公平的第一步,幫自己勝選才算得上“足夠公平”。平台出於商業利益考慮,難有勇氣開罪任何一方,對於一些政要的出格言論是“能忍則忍”,走一步看一步,而華盛頓四年來持續的“癱瘓”,疊加疫情和選情壓力,決定了兩黨圍繞230條款的你來我往只能是為出於選舉利益的權宜之計,真正的立法進程難以開啓。
從這個角度觀察,衝擊國會事件與封禁特朗普賬號,雖不足以消弭兩黨支持者的裂痕,也不足以彌合黨派分歧,更非線上喧囂的終點,但其足以昭示兩黨開啓線下協商的緊迫性,平台責任立法有可能成為復甦的華盛頓合作政治新起點。1月7日,美國華盛頓特區,遭到特朗普支持者的暴力衝擊後,美國國會大廈加強了安保措施,恢復了寧靜。

1月7日,美國華盛頓特區,遭到特朗普支持者的暴力衝擊後,美國國會大廈加強了安保措施,恢復了寧靜。

“投名狀”和去特朗普化
佔領國會的大場面,容易滋生時代變局的錯覺。但究其本質,特朗普只是將散落於各地的反口罩主義者、極端右翼、白人至上主義者不合時宜地聚集到了華盛頓。抗議人羣佔領國會,與其説是為特朗普翻盤,不如説是表達對全球化和科技化浪潮中被邊緣化的恐慌,以及對族裔問題和貧富分化的不滿,而這一恐慌與不滿,早在2016年就得到了傾聽。若干年後回望,2021年這場將特朗普推向深淵的國會騷亂,或許只是落寞白人的一次偶發狂歡。
與佔領國會的大張旗鼓不同,推特、臉書與特朗普的切割迅速安靜,影響卻可能更為深遠。依靠8700萬推特粉絲,特朗普一度得以繞開建制派而直達選民,甚至借基層民意號令國會共和黨人,因為參眾兩院所有共和黨議員加在一起,終其一生手握的選民數量,都不及特朗普粉絲量的一個零頭。正是在這個意義上,8700萬粉絲瞬間消散,讓特朗普剛剛拿下的7300多萬張選票,永久地失去了支撐。
臉書、推特與特朗普的切割,標誌着華盛頓與硅谷合作的嶄新開始。硅谷或許並不喜歡進步化的民主黨,但與2016年相比,當下美國數字產業面臨來自中國的激烈競爭和歐盟巨大的監管壓力,在有關平台責任、隱私保護、反不正當競爭和數字税的全球規則制定方面,亟待華盛頓助力,同時控制參眾兩院和白宮的民主黨,是值得合作的夥伴。
拜登或許也不喜歡臉書,但數字產業對於美國經濟的特殊支撐作用,以及對於2022年中期選舉和2024年大選的重要性,都決定了拜登的數字治理工具只能是“手術刀”而不可能是“榔頭”。社交網絡拋棄特朗普,是硅谷為拜登政府納上的“投名狀”,是民主黨掃除執政障礙的關鍵一步,是共和黨去特朗普化的必經之途,和華盛頓迴歸常態的唯一出路。
2019年初,拜登接受《紐約時報》採訪,在談及科技與政治關係時,給出一段精彩的論述:歷史上每一次科技革命後,政府都需要花6至8年甚至一代人的時間,去解決因科技革命而帶來的社會不平等問題。
我們固然無從推斷拜登講這番話的真實動機,但當製造業搬遷他國,當工人轉行成為優步司機,當中產階級的家庭收入中位數30年原地踏步,這就是國會佔領運動下科技革命與社會平等之間的真實互動場景。這一場景,並不會因為特朗普是不是推特大V,而有絲毫改變。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朱鄭勇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美國那點事,特朗普,推特,社交媒體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