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布雷希特專欄:羅莎·盧森堡的新傳記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諾曼·萊布雷希特 石晰頲/譯

2020-10-07 16:49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在被害前一個小時,面對審訊者的羅莎·盧森堡,從手提包裏掏出針線,精心修補了她在被綁架逮捕時撕破的裙襬。隨後她從包裏摸出一本歌德的《浮士德》,開始閲讀。這位被認為極度危險,以至於德國政府懸賞她的首級並派“自由軍團”追捕的身材矮小的殘疾女性,此時平靜而安詳。
一個世紀後,羅莎·盧森堡仍然是一個家喻户曉的名字,儘管記得她為何而死的人並不多。近年來發現和解密的信件和文件,顯示出羅莎並非官方歷史上的暴力起義者,而是一個內向的和平主義者,她寧願在紙上説教,也不願上街示威。她養了一隻叫咪咪的貓,以歌劇《波希米亞人》的女主角為名。在愛情生活上她的解放程度,遠遠超過了她的時代。
從今天的角度來看,可以不無道理地認為——正如這本傳記所言——她是覺醒一代的潛在楷模,堪稱氣候、平等、女權和反殖民主義等方面反叛的偶像。羅莎·盧森堡仍在世間,她就在你附近的某個街頭集會上講演。
她來自扎莫斯克,波蘭的一個猶太文化中心,她在家裏講意第緒語,在學校講俄語,在市場上講波蘭語,在文化領域説德語(後來她學會了英語和法語)。因為腿部疾病的治療失敗,她學會了用手扶着別人的胳膊走路,從而易於造就與他人的親密關係。1880年代末,當時16歲的她看到四個朋友因反對沙皇的企圖而被處死,隨後乘馬車躲在一堆乾草下逃到了瑞士,很快就在蘇黎世大學獲得了法學博士學位。
在第一任戀人利奧·約基希斯的有錢父母資助下,她擁有了自己的社會主義報紙和安穩的生活,不缺家庭傭人。她為了獲得德國護照搬到柏林,曾短暫地與一個名為古斯塔夫·呂貝克的男人結婚,但她的心仍然與利奧在一起,她在他們分開時曾寫下:“我下次一定要努力懷孕。”當利奧展示出超越她容忍範圍的控制慾時,她就把他趕了出去。他保留了前門鑰匙,支付租金,並威脅要殺死她,除非她讓他留在她的生活中。
35歲時,她和她最好的女性朋友克拉拉·蔡特金的兒子走到了一起。科斯特亞·蔡特金比她小14歲,是她在社會經濟學方面的學生,在這個領域,羅莎證明了自己是自卡爾·馬克思以來最邏輯連貫的論辯家。她從來不是一個教條的,她拒絕獨裁,主張知識的多元化,斥責極權主義。她宣稱:“‘只有黨員的自由’根本不是自由。自由永遠是持不同意見者的自由。”羅莎·盧森堡(右)與克拉拉·蔡特金,1910年

羅莎·盧森堡(右)與克拉拉·蔡特金,1910年

她在1904年因侮辱德皇而首次入獄,隨後赴俄國參加了1905年革命的後期運動,1907年前往倫敦參加了俄國社會民主黨的代表大會,在那裏她引起了斯大林的注意。她曾是威廉·李卜克內西的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成員,在1914年8月,她與克拉拉·蔡特金以及李卜克內西的兒子卡爾一起,因該黨對第一次世界大戰表示支持而脱黨。
她不久之後再度入獄,依靠畫鳥、黃蜂和老鼠來打發時間。她寫道:“生來腿殘可能是許多矛盾衝突的原因,但(它)本身是超越人類干涉範疇的。”這是一條探究她身心獨立之根源的難得線索。
她與克拉拉·蔡特金、卡爾·李卜克內西以及她忠實的律師保羅·李維(也是她的戀人)組成了“斯巴達克同盟”,以領導奴隸反叛羅馬的角鬥士命名。她最尖鋭的作品《資本積累論》是在監獄裏寫的。這本書拓展了馬克思對企業精神的分析,認為資本主義將永遠尋求外國市場,從而走向帝國主義,並不可避免地導致戰爭。當工人階級認識到這種聯繫並試圖廢除“資本統治”時,革命就會發生。
俄國革命的暴力一面,例如革命者將階級敵人從公共建築屋頂推下殺死,使她回過神來,她相信——也許是天真地相信——社會變革可以通過大罷工和和平的街頭示威來實現。
1918年11月8日出獄後,她創辦了一份報紙《紅旗報》,拒絕承認她的社民黨前盟友艾伯特領導的戰後德國政府。在戰後的混亂中,當叛變的士兵在柏林街頭遊蕩時,羅莎呼籲廢除死刑。1919年1月1日,與李卜克內西一起同為德國共產黨領導人的她,喚起了一場革命。她在幾天後寫道:“啊,這場革命是多麼的德國,多麼的清醒,多麼的迂腐!”
驚恐萬分的艾伯特,命令具有法西斯原型色彩的“自由軍團”去鎮壓革命,並抓捕其領導人。1月15日晚上,被人出賣的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從他們躲藏的安全屋被抓到伊登飯店,被帕布斯特上尉審問後再被帶出來,穿過一羣嘲笑的羣氓。兩人的臉部都被步槍槍托擊中。羅莎向後倒下,失去了一隻鞋和手提包。滿身血跡的她被扔進了一輛車,然後被送到科尼利厄斯橋,在午夜前幾分鐘,她頭部中彈,被扔進了運河,享年47歲。
李卜克內西的屍體被丟在了街上。兇手未曾受到懲罰。利奧·約基希斯,在調查這件由國家指使的謀殺案過程中,在獄中被殺。保羅·萊維也為他們的死而崩潰。社會民主黨人在1919年種下了希特勒的納粹國家之根源。
作為這本令人感同身受的傳記的作者,達娜·米爾斯(Dana Mills)承認羅莎·盧森堡“啓發了我的社會活動者家庭,為了阻止我們當下陷入野蠻主義而不懈奮鬥”。米爾斯看到“羅莎·盧森堡的能量、毅力和人道主義正在重新成為一股反擊力量”來面對我們這個時代。儘管如此,羅莎應該得到比過去的分類判定更好的待遇。她是一位獨特的革命者,自我塑造,自我批判,兼具誘惑與甜美的人性。你將有幸在這裏讀到真正的羅莎。Critital Lives: Rosa Luxemburg,By Dana Mills

Critital Lives: Rosa Luxemburg,By Dana Mills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顧明
校對:餘承君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諾曼·萊布雷希特專欄,羅莎·盧森堡,傳記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